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51|回复: 0

华清嘉园“创业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7-2012 00: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6年,一大批Web2.0企业诞生在华清嘉园小区,为什么是华清嘉园?6年了,他们现在在哪里?

文 | 刘恒涛
“原来我记得这里三块多就算贵的了。”狗民网创始人唐阳坐在五道口旁边的桥咖啡,指着对面的华联大厦对《创业邦》说,“那里的房子一平方米租金已经到7.5元,清华科技园6.5元、7元,你租个200平方米,一天1400元,一个月就是4.2万元,建筑面积200平方米,可能使用面积就100多平方米,塞不了几个人。”
唐阳说的“原来”,是在2006年左右,当时,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已经创办了好几个公司。他的狗民网就诞生在五道口附近的华清嘉园。当时的华清嘉园,聚集了很多像他一样的互联网创业者。
那个时候,唐阳手头有些小钱,喜欢到处转悠看看项目。他说,当时发个短信息就能把同在华清嘉园创业的几个师兄师弟拉到小区花园里聊天。很多师兄创办的企业大部分在这里,谁需要钱了就找他去看看,他投了四五个项目,还在2006年做了王兴的天使投资人。
华清嘉园,一个位于五道口地铁旁的普通居民区,曾经是互联网创业者的天堂所在。在这里,走出了校内网、暴风影音、饭否、美团、酷讯、抓虾、美丽说、酷我、一见等互联网企业。
“我觉得华清嘉园有这么几点有意思的地方:第一,它靠着清华北大,这里面的毕业生,出来以后可以就近在这工作;第二,附近的生活服务设施比较好,比如附近有桥咖啡、雕刻时光,大家可以在这里坐一坐、聊一聊,喝点儿东西。第三,交通方便,附近就是五道口城铁。”唐阳说。
800元就能办公的地方
2006年,在创办狗民网之前,唐阳就一直在搞“各种创新的事情”,他之前几次创业,都是在华清嘉园周围,但都不是那种特别有爆发性的公司。做养狗社区狗民网,是受妻子养兔子的启发,养只兔子一个月花400元到500元,让唐阳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唐阳决定做一个狗狗社区,他找到了同在华清嘉园的创业者吴萌野,后者做了一个比较搜索网站百搜网,听了以后觉得这个想法挺靠谱,便热情帮忙,狗民网这个域名是吴萌野帮忙注册的。吴萌野后来去了音悦台,成为创始人张斗的合伙人。
狗民网诞生在吴萌野的办公室里,唐阳借了其中的两张桌子办公,就和清华电子工程系的师兄邱国良一起创业了。过了一段时间,唐阳在附近的东升大厦租了个两居室。他们在客厅办公,另外两间,则租给朋友住,他们白天办公,朋友晚上回来住。这样,公司一个月的房租成本只需要800元。
唐阳当时还做一点天使投资,喜欢投那种“创始人刚刚产生一个想法,特激动,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和支持,或者创始团队两三个人,凑了50万块钱,很快就花光了,成了一个没着没落的企业”。
有一天,唐阳去位于学院路海丰园的“小黑屋”见了王兴,发现王兴搞了“挺好看的一个社交网站”,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校内网。当时的校内网在一个三居室里,只有王兴、王慧文、赖斌强三个人,白天办公,晚上就睡在那里。三个人已经没钱了,寻求协助。
唐阳投了几万块钱,成了王兴的天使投资人,同时他还担任校内的推广顾问,他推荐王兴把校内搬到了华清嘉园,这里从此成了王兴每次创业的起点。后来的饭否、美团,都是在这里起步的。当时的合伙人赖斌强、王慧文在校内出售之后,在华清嘉园合伙创办了淘房网,如今被王兴拉进了美团网,这是后话了。
最开始的时候,狗民网发展不温不火,唐阳也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公司。6年来,狗民网一直未实现盈利,前前后后唐阳连借带凑投入了1000多万元。但从近几年开始,狗民网的发展开始稳步上升。
“这两年开始有规模收入了。我记得2009年是30万用户,那时候厂商已经觉得有点儿不能忽略了,现在是80万用户,每年厂商做预算的时候都会打招呼,通报他们今年的预算规模,问我们的年度计划。”唐阳说,广告稳定了,他现在愁的是网站的表现形态。
2010年,狗民网开通了网上商城,如今已经累计有1万人购物,慢慢进入了稳定增长期。唐阳最初并不同意做商城,觉得太重太累,但下面的人坚持,一个经理要做。运转了一年多,他发现效果还不错。
“用户有需求,他在其他地方买不放心,他认为既然厂商在我们这里做广告,我们卖的货肯定是真的。”唐阳对狗民网很有信心,他曾去美国做过考察,在这一领域已经出现了好几个上市公司。如今的狗民网大约有60个人,最近,他们推出了一个金融产品,帮助客户更加经济地养宠物,很受欢迎。
“这个行业很大,在发达国家这个行业市场规模是电影产业的4倍。美国电影票房是120亿美元,宠物是500亿美元。我们国家10年之内一定是一样的。”
2006年诞生于华清家园的还有酷讯网。那是百度前员工吴世春和朋友陈华创办的一个生活搜索网站。
2005年底,在外打工者照常面临着买火车票的问题,陈华告诉吴世春,自己可以做一个更好的买票工具,吴世春觉得很有商业价值。于是,2006年2月,在华清嘉园11号楼1706,吴世春和陈华一起,创办了酷讯。上线之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20天之内,流量蹿升到全球1000多位。3月份进行了A轮融资,6月份就拿到B轮。2006年11月,吴世春把公司搬到了附近的财智大厦。
当时的酷讯同时做了好几个产品,房产、旅游、招聘、租车、汽车,还有火车票。吴世春说,他们在融资之后,犯了冒进的错误。
“酷讯是从火车票起家的,火车票延伸到机票很容易,机票延伸到酒店很容易,但是火车票延伸到房地产就有点远了,最后双方受敌,而且每个领域都有大公司在做,创业公司要同时做好几个方向的话很难维持。”吴世春说,当时为了验证火车票能快速拓展其他领域,酷讯先做了两个产品,一个是房产,一个是做招聘,后来为了融B轮,做了更多的产品,把整个公司弄得特别庞大。到了2007年,为了冲排名,做流量,投入就更多了。
“对于一个产品来说,用户要么把你看成一个旅游的行业的,要么把你看成一个房地产行业的,你不可能两个都占,你不能说我是一个做房地产跟旅游的公司。”吴世春说,当时房产频道流量已经超过搜房网了,但还是忍痛把它砍掉了。
吴世春总结说,酷讯犯的错误,就是在用户量没有足够多的时候,提出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团队膨胀得很厉害,“VC的胃口也膨胀得很厉害,等经济危机来的时候,期望值跟实际情况落差太大。”VC原来期望酷讯成为挑战百度的公司,因为不满意公司发展,他和陈华都被迫离开了公司,投资公司找了一位职业经理人去担任CEO。
“我不恨他们,也不埋怨他们,这只是正常的错误。”吴世春说,“我后来和徐易容总结,第一次创业,比如说第一次拿到VC的钱的时候,可能会没那么有经验,会犯一些错误。”吴世春说,“第二次创业,状态完全不一样了,你知道怎么去管理董事会,怎么去管理VC,知道什么时候、什么节点去融钱,要多少钱?怎么判断整个大环境,我觉得这个很重要。”食神摇摇近期刚刚获得晨兴的B轮投资。
诞生于华清家园的企业,还有百度前员工林应明和段晖创办的一见互动,徐易容和百度前员工谌振宇联合创办的抓虾,前百度员工曹炜斌、李金波创办的即时通讯哈达网,以及冯鑫的暴风影音。如今视频网站一见因资金问题关闭,抓虾则因迟迟找不到盈利模式被迫易手,哈达网最近的消息,是即将出售给雷军的小米公司,暴风影音则在努力寻求国内上市的机会。

再次起步
“Foursquare刚出来的时候,如果你去在华清嘉园旁边的酒吧或咖啡馆,里面坐着的不是王兴,就是我,或者徐易容,弄个笔记本在那边发呆半天,在想,做点啥呢?就是这个状态。”吴世春说,那个咖啡馆网络很方便,一杯咖啡可以喝半天。他们当时并不住在附近,但却喜欢去,因为感觉“一到那边,就有感觉”。

那是2008年、2009年左右,当时,吴世春和陈华已经离开了酷讯,抓虾网在投资人的主张下,转给了豆瓣网。顺便说一句,当时抓虾网的融资也是吴世春介绍的。
离开酷讯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吴世春跟徐易容在一起,寻找移动互联网方向的创业机会,徐易容、谌振宇以及他们曾经的同事林应明,几个人在五道口的一个小房间里,天天在琢磨干点啥。他们业余时间还经常一起外出,滑雪、旅游,度过了一段轻松的日子。
“我是最早提出生活搜索这个概念的,因为对生活搜索还是有情结。”吴世春说,2009年,他和徐易容曾经在一起考虑针对iPone3GS做一款应用,使用者能够通过应用查信用卡什么时候到期,开车有没有违章等等。但这个项目没有坚持做出来。
2009年下半年,徐易容开始做美丽说,和谌振宇、吴世春、林应明等人都讨论过,林应明也在这方面动了很多脑筋,差点儿一起做。
“我自己觉得对这种时尚没有什么感觉,也做不好这个东西,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领域、很好的市场。”林应明解释,他在2010年再次创业,创办悦乐优惠,一个做打折优惠券的互联网应用。
曾和徐易容一起创办抓虾的谌振宇也没有参与美丽说,因为自己对时尚感觉比较弱。谌休息了一段时间,给乐淘网的毕胜做了半年的顾问。在2010年加入去哪儿,负责无线。值得一提的是,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在华清嘉园还和另一个人合伙做了一个名叫融360做小额贷款中介企业,最近刚刚拿到光速资本的投资。
“他说是做女性的这种产品,说实话没看懂他的模式。”吴世春说,他的又一次创业是在2011年初,还是2011年大家一起去吉林北大湖滑雪,跟徐易容讨论出来的灵感。
从酷讯离开之后的好几年,吴世春一直没做事,除了跟徐易容一起讨论创业外,他还做了几次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几个公司。直到2010年,吴世春加入了基调网,他的朋友、连续创业者陈朝仁创办的一家做互联网性能管理、用户体验优化的技术公司。吴世春在基调网负责市场和融资,并且买断了一个机构的股份,成了公司小股东。
做了一年多,吴世春还是觉得移动互联网这个机会不能错过,他说服了陈超仁,一起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琢磨新的方向。那个时候,陈超仁的基调网络已经进入了稳定期,在考虑能不能做一些新的事情,也觉得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后来发现,自己还年富力强,为什么还要去投别人呢?自己做还能做得更大,做得更快。”吴世春看准移动互联网的方向,他决定再次创业了。
2011年2月,吴世春得知当年酷讯的合伙人陈华开始创业了,后者做了一个类似于K歌达人的应用,并且开始跟风投接触,拿到了Termsheet。这家公司后来中间转了几次型,跟吴世春他们的基调网在一个楼里面。吴世春还向陈华的公司投了点钱,成为了董事会股东。
“他一拿到融资我就受刺激了,我当时就说,再不出来做就来不及了。”吴世春说,他和陈超仁利用3天的时间,在2011年3月8日把DEMO做出来了,几天之后,约到了红杉的周逵,谈了大概两个小时,周逵决定投资。3月15日,公司开始建团队,一个月的时间,团队搭建完毕。最后,他们拿到投资的时间仅仅比陈华晚一个月。
2011年4月16日,乐呵正式成立,5月份红杉提供了过桥借款,吴世春还找徐易容融了一点钱。
“他当时做美丽说,在城市生活这一块有一些心得体验,我觉得会对我们这次创业有帮助。”吴世春说。
陈超仁入行很早,连续创过好几个公司,而且曾经做一个应用。2009年底,因为出外旅行不方便,他为自己做了名为“全球导航”的户外地图客户端,朋友们觉得不错,鼓励他放到APP上去卖,当时一下子排到整个总榜的第一名。
创业之初,吴世春和陈超仁一开始做了两款应用,一款叫做乐呵邻友,是一个移动生活分享社区;另一款是乐呵消费指南,整合周边地区的打折、团购信息,但是发现第一个应用起来很慢,第二个应用大而全,消费者也不买单。
“用户需要的是快速知道该去干什么,因为打开一个APP应用也就是一分钟、两分钟的事情,你得让用户能够决定去做什么事情,用户才会买单。”吴世春和陈超仁于是进一步精简,“干脆来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我来帮助你决定去干什么,后台数据根据用户的行为,判断他是对价格敏感,对口味敏感还是对优惠敏感。”只需要摇一下,应用就把用户的喜好全部调出来,然后来判断你这个时候用户需要什么店。
2011年11月,食神摇摇上线,刚刚半年,用户使用已经超过1亿次。
“我觉得很骄傲的,我们人这么少,然后一年的情况能做到就是将近600万用户。”吴世春说,食神摇摇目前仅有17名员工,是个纯粹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他们甚至都没有Web,Web页面只是提供下载。

风光不再?
“第一个我觉得华清嘉园能够创造出一种家庭感,在一个大的办公Office里面,大家感觉就是打工,弄一个三室一厅或者说在车库里面,大家感觉就跟一家人一样干点事儿。一开始很艰苦,但都是冲着未来做的。”2005年,前百度首席架构师雷鸣,在华清嘉园开始了酷我音乐的创业旅程。雷鸣说,那时候他们还会请阿姨做饭,平时加班还专门有人买零食,当时的氛围非常好,大家都有创业的感觉。
“在那儿,加班直接支个床就睡了,有厕所可以洗澡,很方便,因为早期加班真是挺多的。写字楼里就没那么方便,晚上会关空调,周末保安还会来赶你走。”
同样在华清嘉园起步,雷鸣的酷我音乐和狗民网有些类似:起步很早,保持较长时间没有做营收,但如今酷我音乐已经成长为有2亿用户,进入稳定增长期。
“我当时秉持的观点,第一个是乱世出英雄。因为乱的话,大公司不太愿意趟这个混水,小公司会很短视,趁机捞一笔。这其实反而是一种机会,任何混乱的市场,都会慢慢规范化,慢慢被理顺,各个产业链上的玩家,都会慢慢地清晰起来。”雷鸣选择做音乐,是因为他认为音乐是互联网的一个基础应用。
2005年,酷我音乐在华清嘉园诞生,天使投资人和一见一样,都有百度联合创始人徐勇。
除此之外,华清嘉园的位置,非常有利于从周围招人,一开始的时候,酷我音乐只有4个人是全职的,其他全部都是来自北大、清华、中科院兼职的学生。这些学生白天不怎么来,都是到晚上大概5点半、6点钟过来,一块儿干到晚上十一二点回去。雷鸣告诉记者,他以前在百度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百度最早一批人也基本上都是兼职。
这些兼职的学生,除了节约成本外,因为比较单纯,还更容易接受公司的文化;因为都是很优秀的学生,做事情很认真,干活也很拼命。“如果说有些人能真正成长起来、培养起来,他将来对公司是很有感情的,他的成长潜力也是非常大的。”酷我第一批留了十几个这样的学生。半年之后,公司急速扩张,达到了20多人,住不下了,于是搬到了附近的财智大厦。
接近的地理位置促进了密切的交流,2006年左右,是Web2.0的创业高峰,中关村一带有很多小型聚会。雷鸣、吴世春、徐易容等人还成立了“百度逐鹿同学会”,定期聚会。
“没有谁组织,吆喝一声,大家都出来了。”吴世春说。一般是去咖啡馆去吃顿饭,那时候他们经常去逐鹿茶楼,那里有自助餐,很适合聊天。
吴世春就是在这种聚会上认识了当时年仅22岁的徐乐,后者当时创办了试用网,正打算从清华大学退学。试用网也是在华清嘉园创办的,2007年的时候徐乐还找过吴世春。徐乐后来做了一个支付公司,之后又做游戏,如今是矩阵游戏的创始人。
但如今,华清嘉园的好时光已经不在了。
“现在有一个什么问题呢?国家规定民宅不能作为公司注册地了。以前华清嘉园的那两个楼是可以当做注册地址的,现在不行了。”吴世春说,现在为了注册个地址,很多公司要绕一个大弯。
创业的成本也高了,陈超仁说,最早期的时候,注册一个公司5万到10万块钱就可以了,还能招到很好的人。现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2万元左右的薪资,根本招不到特别好的人。
另外,监管成本拉高了企业的创业成本。陈超仁说,政府所设的很多这个证那个证,增加了创业的成本,以前创业者兜里有三四十万元就可以创业,现在没有三四百万元根本不可能。
唐阳也有类似感受,近年来他明显觉得找他看项目的清华同学少了,“有点缺货的感觉”。
“现在毕业生选择创业的越来越少了,很多同学毕业,第一个想的是我去哪里能够有北京户口,能够月薪2万元,能够解决幼儿园上学的问题,脑子里就没有那种革命的意愿了,成了一个社会规定的附庸。”
但唐阳仍然喜欢这里的氛围。他说,这个地方靠着高等学府,人才浓度和质量都比较高,而且还比较宜居。
“这边比较适合一开始有一个主意,纠集几个敢死队员开练。要是搞出点儿名堂来了,要社会招聘,要企业管理,乱七八糟的事,就不适合了。其实华清嘉园很适合那种拿了天使到A轮之间的创业企业。一般拿到A轮以后,这里就坐不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