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81|回复: 0

黄芸:为胡锡进一辩:从南周事件看公民抗争(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9-2013 00: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南周事件看公民抗争

二、为胡锡进一辩
南周事件过程中媒体人展现出来的心态也耐人寻味。当事件之初,一些南周编辑在微博上披露新年献辞被强行撤换时,没有人会想到后来的发展。人们普遍以为,至多就是少数人辞职离开,南周作为整体会像以前一样继续忍耐,继续沉沦,直到完全沦为一份普通的报纸。所以,当南周人选择留下来公开抗争,尤其是当90名编辑记者联名发出声明,反击已经被迫上缴的南周官微的所谓辟谣时,可以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包括新浪、腾讯、网易在内的几大网媒以各种方式支持南周抗争,人民日报、新华社官微也相继发言,尤其是新京报之夜,这份已经不再属于南方报系的北京媒体对真理部官员的抵抗,让人们看到,南周人并不孤单。虽然新京报和潇湘晨报的抵抗最后以失败告终,不过,新京报网络版却没有收入刊有环球评论的那一版(2013.01.09.A20),潇湘晨报则以一幅杀虫剂广告覆盖了评论版的大部分版面,剩余的版面,以本报社评《今天我们如何弥合信任拨正情绪》打头,辅以“理性•建设•负责”的小幅配图,并用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要跟得上时代的节拍》压住被迫转载的环球评论,这一独具匠心的版面设计大受网友赞赏。悲愤之余,不少媒体人引用“就死易,忍辱难”,以表明心迹。看来,虽然在争取媒体自主的斗争中,真理部目前仍握有绝对优势,然而至少已有部分媒体人开始摆脱无力感,准备进行日拱一卒的战斗。
不过,最有意思的却是环球总编胡锡进的表现。他先是在自家报纸上发表社论,指南周抗争有“海外势力”支持。然后,就在该社论在真理部强推之下大红大紫之际,胡总却在微博上不无委屈地表示,文中的“海外势力”云云乃真理部擅自加入,与环球无关。这一辩解遭到网民嘲笑,不过我以为,这很可能是真的,理由很简单:借他一千个胆子,胡锡进也不敢造真理部的谣。而胡锡进竟然在该社论成为千夫所指之时,把真理部抛出来为自己开脱,这暗示部里的相关责任人已经或即将失势,也表明胡心里其实很清楚南周事件的是非对错。那么,之前的那个社论(以及更早之前的许多类似言论)又是怎么回事呢?
不少人戏称胡锡进是专门叼飞盘的,还有人说从没见他说过人话,我觉得这种评价对他并不公平。请看胡锡进过去一周内的这几条微博:

    一些体制很信任的人,走上重要岗位,大权在握,然后成了贪腐之徒,锒铛入狱。每一个贪腐分子同时也是体制的污点。除了惩罚他们,体制也要认真反思、改革。反腐败是中国全社会的事业,必须有配套的改革措施同时跟上,那样腐败分子才能打一个少一个,才不会出现前赴后继的局面。
    大雾霾把整个中国的脸都“丢了”,好一个“咳嗽的中国”。其实中国的脸早就丢了,去年一年就有两个中国人钻进了美国驻华使领馆。既然大丑都出了,政府今后还有必要隐瞒什么吗?让实事求是彻底回来吧,让所有问题都回归问题本身吧。认真对付污染,认真对付腐败等,一个专注解决问题的国家最终令人尊敬。
    @李承鹏 新书在京签售火爆,这是中国多元化的又一标志性场面。当局需要接受多元化的现实,全社会应当把握好多元化的节奏和力度,使它真正成为国家前进的正能量。谁都别天然以为这种平衡不可能,这是中国走向未来的唯一之路。否则中国或者走向动荡,或者回到过去。
    中国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如何对待多元化,尤其是如何对待社会自下而上的政治多元化。政府没这方面的经验,体制的批判者也缺经验,整个中国社会对于体制和批判者的对抗苗头都很陌生,有点兴奋,实则不知所措。这个空缺的经验中国需要摸索,补足。它需要一些时间,而且会磕磕绊绊。

最后一条说得尤其好,如果不事先注明作者,恐怕没有人能想到这些话出自胡锡进之口。这一条是对倒数第二条的评论,因此,它并非泛泛而谈,而是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另外,第二条中的“去年一年就有两个中国人钻进了美国驻华使领馆。既然大丑都出了,政府今后还有必要隐瞒什么吗?”也说得颇为大胆。可见,胡锡进并不像外交部发言人那样一味为政府辩护,而是有所选择。至于他选择的标准是什么,可能除了胡锡进本人外,他人无从知晓。虽然,即使他那些正能量的话,也都还是在尺度许可的范围内,但无论如何,我觉得,“叼飞盘”这个形象,对于胡锡进来说,是过于简单化了。我觉得,他并非不知道是非黑白,然而在天朝,追随真理有时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而出卖良知却能获利颇丰,他又是个极聪明、有丰富政治经验的人,对于高层意向极为敏锐,因此,当说真话不会触怒上司时,他的聪明可以令他说出极精彩的话来,然而,当上级需要他出面“叼飞盘”时,他又能准确地揣摩到上级的意图,并“出色”地完成。而且,正因为他不是不知道是非黑白,所以,他才能把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这件事做得如此“出色”。
可是,即使上面引用的那些微博下,仍有大量谩骂和嘲讽性的评论。古人云,不因人废言,可是,在这些网友眼中,只有敌我,没有是非。因为胡锡进和他的报纸说过许多混淆是非的鬼话,所以,他属于敌对阵营,所以,对于他所说的任何话,都要予以驳斥。这种作派并不新鲜,在去年的方韩之争中就已出现过,那时不少自由派大V因为不喜“韩三篇”,便跟在方舟子后面对韩寒大加挞伐,声称要揭露韩寒这颗“毒瘤”。精英们尚且如此,何况普通人?近来不少人奉胡适为中国自由主义的鼻祖,可是,晚年胡适的名言“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有几个人记得?
在攻击胡锡进的人们中,@导丝三世 的观点是有代表性的。在他看来,胡锡进“内心,不仅邪恶,而且肮脏和下作。如果中国的未来有一场被称为‘纽伦堡审判’的话,在这个被审判的名单上,一定会有胡锡进先生的大名。”其理由是,没有哪个“内心肮脏的人,专门做一些高风亮节事情”。照这个观点,好人一定只做好事不做坏事,而坏人一定只做坏事不做好事,所以审判坏人便等于惩治坏事。问题是,世界并非只有黑白两色,实际的人生比这要复杂得多。从前面摘引的微博便可看出,胡锡进虽然鬼话连篇,可是偶尔也说说人话。“海外势力”云云当然是极阴险的一笔,可是,即使这种说法出自环球内部,和梁实秋暗讽鲁迅“领卢布”相比,不过半斤八两。 环球固然有“递刀子”的嫌疑,梁实秋也好不到哪儿去。鲁迅的反击亦不过是在报纸上打笔仗而已,今天已经很少有人为了这句话而苛责梁实秋,为何胡锡进却要受审判?@导丝三世 还举施特赖歇尔为例,试图证明审判胡锡进符合纽伦堡审判的原则。我不了解这个人,因此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得知施特赖歇尔是《先锋报》的主编,鼓吹对犹太人的仇恨,且多涉及人身攻击和诽谤。胡锡进和他主持下的环球虽然经常为政府的立场辩护,不过,鼓吹对国内特定群体的仇恨、人身攻击、诽谤,这些情节,胡锡进有吗?环球时报有吗?
隋朝有个谀臣叫裴寂,孤儿出身,又家境贫寒,靠着个人努力一路爬到侍御史,得到机会接近皇帝。由于起自民间,对于各种游嬉宴乐很会花样翻新,因此得到炀帝宠幸,炀帝游江南时,就让他留在后方,做晋阳宫副监,相当于总后勤部副部长。可是,就是这位裴寂,见炀帝久游不归,便与李渊父子密谋造反,炀帝死后,又带头劝进,成为李唐王朝第一功臣。还是这位裴寂,入唐以后官居宰相,竟然一反从前谀态,以直言敢谏著称,有史家称他为“卖直取宠”。胡锡进会不会是裴寂第二?我觉得很可能。能够升到总编的位置,除了灵敏的政治嗅觉,应该还是有几分才学的。若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凭着这些才能,他本可以堂堂正正地追求了除了特权以外的一切:名望、地位、财富,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表演“叼飞盘”。虽然他的忠诚可以得到上级奖赏,不过,从他微博上对自己的辩解来看,对于自己在公众眼中的小丑形象,他并不是满不在乎。人心是复杂的,晚年的郭沫若,白天肉麻之极地公开吹捧江青,每晚却在灯下工工整整地抄写儿子的日记,假如给胡锡进一个机会在两种社会之间选择,他会选哪一个呢?
倘若胡锡进成了裴寂第二,@导丝三世 先生还准备用纽伦堡法庭审判他吗?
也许@导丝三世 会说,即使成了裴寂第二,胡锡进的内心也还是和现在一样肮脏。也许的确是这样。文革过后,无论是整人的,挨整的,几乎人人都是受害者,肯公开忏悔只有巴金、冯友兰等少数几人而已。那么,@导丝三世 还准备用纽伦堡法庭审判这个内心肮脏的胡锡进吗?我们是该鼓励胡锡进顺应潮流弃暗投明,还是希望他固守旧体制,敌视人民到底?
人性是脆弱的,好利、好名、好色、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胡锡进的内心固然肮脏,然而,在中国官场中,内心像胡锡进这样肮脏的难道少么?多少官员,私下喝酒聊天时,说现状,谈问题,慷慨激昂,入木三分,可是,若你以为他会遵纪守法、廉洁自奉,那就错了。说不定,正因为看得清楚,所以才早早就把退路安排好,把妻儿送出国呢。又何止官员?就在我们身边,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中,品格堪称纯洁正直的又有几个?只不过由于出身、能力或运气不佳,没能得到一官半职,所以没有机会为恶而已。甚至于那些“专门做高风亮节之事”的人,难道内心就没有半点肮脏之处?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可以拒绝胡萝卜的诱惑,却不能无视大棒的威胁,所以,我小心翼翼地估算着安全地带的范围,不让自己做太出格的事。像某作家那样在红色恐怖中毅然退党,白白葬送大好前程,我是不敢的。可是,相对于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来说,我却已经算是冲在前面的了。一个良序社会,不应是完全由无私无欲的圣徒组成的社会,甚至也不可能指望大多数人如此,而应该具有这样一套制度,它能利用人性的自私来实现公益。宪政的秘诀,正在于以野心抗衡野心,对于宪政民主体制来说,媒体人的名利欲正是维护公益所必须。
西谚有云:“一个圣人的统治是暴政,三个流氓坐下来谈判是民主。”西方人由于受基督教影响,深信此世人性之不完善,所以发明种种制度,以防掌权者作恶,国人则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总爱幻想一个道德理想国,虽然经历了文革浩劫,却仍未放弃这一迷思,公共论坛上,诛心之论随处可见。叹。
不过,@导丝三世 的批评触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即:三十多年的启蒙,已经使许多人从官方宣传的神话中醒来,然而,在自由的制度尚待建立时,当追求自由的个人尚须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时,人们很可能会选择继续装睡(胡锡进便是其中之一),而不是在与铁屋的冲撞中碰得头破血流。严辞指斥胡锡进,是为了使得已经醒来的人们无法继续装睡。尽管在我看来@导丝三世 用的方法不妥,但他的问题却不容忽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