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18|回复: 0

南方周末:断裂的归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7-2013 01: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方周末记者爆炸前一小时目睹大雾中拥挤的义昌大桥
断裂的归途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雷磊 特约撰稿 习宜豪
发自:三门峡 2013-02-07 10:50:52 来源:南方周末

营救机械的吊钩像一个巨大的问号。此次事故的诸多疑点,尚待解答。 (匿匿❘东方IC/图)
标签义昌大桥烟花爆竹爆炸桥梁事故
当天事发地的能见度降到了30米。但该路段并未按规定封闭。于是9吨的烟花爆竹和春运回家的人群,一起在大雾中挤进了义昌大桥。

公开的资料显示,河南省包括连霍高速河南段在内的多条高速公路,在建设中均存在已被严格禁止的违法转包现象;南方周末记者所获得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连霍高速河南段的车辆通行量,是设计通行量的两倍。

中国近年来的一系列重大桥梁事故,从南到北,原因各异,但都在告诉我们一点: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速度,把以桥梁为符号的交通系统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2013年2月1日清晨8点50分。致命的爆炸发生时,义昌大桥正陷入拥堵之中。

自西向东的车辆首尾衔接着蠕动在桥面上。货车司机程刚生紧盯着前面货车的尾灯,清晨的大雾越来越浓稠,这使得他几乎都看不到更前面的一辆车。

当日,北方大规模的阴霾天气已经持续了近20天。当地的气象预报显示:当日白天无持续风向,风力≤3级;最高温度8℃,最低温度-2℃。事件发生时,该路段的能见度降到30米以内。

沉闷的爆炸声是从程刚生的身后传来的,强大的冲击波令桥面颤动,给停滞的车流带来一次剧烈的“颠簸”。

爆炸发生于大桥由西向东第二个桥墩,巨大的力量对这种结构为简支梁桥的桥梁有着毁灭性的破坏。大桥中间高二十余米的支撑桥墩在冲击下,断裂下落,承负桥面的T型梁失去了支撑。中间桥墩两侧长40米的10根T型梁,带着桥面的车辆轰然落下。

事后官方的调查表明,一辆载有烟花爆竹的大货车是此次塌桥事故的“罪魁祸首”。参与现场勘察的排爆专家王百姓介绍说,肇事车辆装有的350多袋“雷子炮”和200多箱内筒式烟花约有9吨,相当于一吨炸药的当量。这些烟花爆竹摧毁了义昌大桥。

23.6米的高度产生的势能足以摔扁坠落的车辆,并带来惨重伤亡。公布的死亡人数一再被刷新,从6人到9人,最后又修正为13人,受伤11人。



事故现场惨不忍睹。13名逝者的回家路永远断在了这里。 (CFP/图)

应封而未封的公路

雾大到几百米外的人都看不到爆炸产生的烟火。但高速公路却未按惯例封路。

2月1日清晨大爆炸发生前一个小时,南方周末记者曾经过义昌大桥。当时连霍高速三门峡段一直处于堵车状态,客车时走时停。北方南下的冷气流,带来了零星的小雨,整个道路陷入一片大雾之中。之后,随着天亮车流量逐渐增加,雾也更浓了。

2013年的春运从1月26日开始,公路系统除了承担年关时期的货运,运送旅客的规模预计将达到31.04亿人次。义昌大桥所在的连霍高速公路是连接东西的大动脉。和落桥的众多车主一样,程刚生准备拉完这趟货物就回家。

这本是程刚生年前最后一次“拉货”。

1月31日,他的大货车在成都的一家物流公司完成了货物装配。这辆铁龙牌的半挂车货箱装满了各种日用消费品,目的地是北京。年关是消费旺季,这车货品将补充到京城的商场。接货单位催得紧,程刚生也想能早点回家。38岁的程刚生是“跑运输”的老手了。之前他从开小型运货车干起,在平顶山老家附近拉货送物,后来他又到运输公司开上了大货车。

“他跟我说很快就能到北京交货,然后把车停到天津。他想赶回家过小年。”1月31日夜里给妻子陈彩红通了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陕西境内,停车休息一会儿。陈彩红说,丈夫一年到头都在外地跑,没几天着家,但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打完电话,程刚生跟押车的冯俊科再度上路,很快他们就进入了连霍高速路段,这是他去北京唯一一段东向的路途,一直开到他的老家河南,才会转头向北。

就在程刚生重新上路的差不多时间,那辆满载着烟花爆竹的河北牌照大货车冀A70380也从陕西蒲城县宏盛花炮制造有限公司出发,向河北行进。中国每年的烟花爆竹产量,超过全球的90%,而春节则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销售季。陕西蒲城是有名的烟花爆竹之乡,是西北五省区最大的花炮生产基地。这家企业正面临困境,它所生产产品已在2010年与2012年的抽检中被认定为不合格产品。

隶属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凯达运输有限公司的这辆号牌为冀A70380的厢式货车并不具有运输危险货物的资格。央视公布的信息显示,车主石彦飞是河北藁城人,34岁的他在2008年获得了B2驾照,他驾驶的车辆从未取得过《烟花爆竹道路运输许可证》。虽然,车厢里都是蛇皮袋简单捆扎的超许可范围非法生产的危险品,不过上路时这被伪装成了百货。

之后,这辆危险的车辆就在陕西境内进入连霍高速路段。原本核准载重5.9吨的货车,拉了9.8吨的烟花爆竹。

阴湿寒冷的天气降低了道路状况,车辆玻璃的内壁也结了一层朦胧的白色水汽。程刚生的大货车越走越慢,四车道的高速路上拥塞着车流长龙。车已经到了渑池县洪阳镇义昌村。

44岁的侯全林和他侄子侯艳新也开着他的红色解放牌半挂车到了这里。他们从西安出发,沿连霍高速往天津去,到三门峡以东遇上堵车,一直等到2月1日7点多才启动。此时,郑州巩义人肖建敏也驾驶着朋友赵铭的白色本田车跟着车流缓缓而行。

多名现场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2月1日临近9点义昌大桥东曾发生过追尾事故,以至于后面发生堵车。侯全林停下车,他和侄子想到下面了解一下前面的路况。

程刚生、侯全林、肖建敏和那辆载满了烟花爆竹的车辆都停在了义昌大桥上。

浓雾带来的低能见度使得无人目击爆炸发生的一刻。而根据公安部1997年12月特别制定颁布的《关于加强低能见度气象条件下高速公路交通管理的通告》规定:“在高速公路能见度低于50米时,应果断采取必要的交通管制措施,实施全线或局部封闭高速公路。”但依据南方周末记者爆炸前一个小时的亲历以及事后的多方走访,爆炸发生前,该段高速公路,并未封闭。

“我下车后直接往前走,刚走一两米,就听到后面一声很大的闷响,接着天上就跟下雨一样,一些铁片、塑料片一样的东西哗哗地往下落。”侯全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当时他听到身后一声闷响,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一下吹得倒在了地上。肖建敏也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车下坠,然后落地。

“我扭头看时,我的车已经随桥面一块儿下去了。我看见我侄儿和车随桥面一块儿落下去。”这一幕成为侯全林的噩梦。程刚生的车是最后一辆落下桥的。当时他的车头在前面桥墩的路面上,随着后面的桥面坍塌,车辆失去平衡,后仰着沿着桥墩坠下。

在程刚生身后的陈福生则幸运地逃过一劫,他的大货车前面第三辆车则落到桥下。



搜救工作在事发3天后结束。进行加固措施后,义昌大桥北半幅通车。 (小东/CFP/图)

9吨烟花爆竹爆炸

荆建伟家距爆点约500米。强大的震动和气流把院子里的大铁门铁锁折断,气流冲进屋子里,荆建伟感觉到他的身体和炉灶上的锅碗都进入一种离地的“漂浮状态”。

义昌村十四组村民荆建民差不多是最早赶到现场的村民。他的家门面朝义昌大桥,相距仅有200米。他只听得一声巨响,赶紧出门看,但完全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他凭借耳朵判断,朝大桥的方向跑去。“到现场时,爆炸产生的烟尘还在往下落,到处冒着黑烟。”荆建民说当时现场一片死寂,呛人的气味几乎使他不能呼吸,那是一种夹杂着火药和汽油挥发的味道。

等走到离现场30米处,他才被眼前模糊的景象吓了一跳,义昌大桥的南半幅完全垮塌,原来被前面遮挡的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断裂的桥面在沟谷里排成一线,上面摞着被摔扁四轮朝天的车辆,像是双层饼干一样,“那场景我在电视上都没看到过”。

爆炸发生时,义昌村的多数村民都已经起床,开始忙着吃早饭。荆建民的弟弟荆建伟正在他的新房里做饭,他的新房离爆炸处直线距离不到500米。

尚无法用严谨的科学数据描述9吨鞭炮爆炸和义昌大桥倒塌的关系。但爆炸的烈度却可通过荆建伟的经历,从侧面做一个记录:

强大的震动和气流,让荆建伟感觉到那一刻他的身体和炉灶上的锅碗都进入一种离地的“漂浮状态”。他背后的窗户玻璃被气流挤出窗框,整个拍打在他身上,碎落一地,院子里的大铁门铁锁被折断,像是被猛然踢开了一样。

“地震啦,老婆。”他大喊一声,冲出门外,邻舍也已经乱作一团,孩子的哭声四起,被惊吓的家鸡在篱笆上飞来飞去。他定了定神,老人们告诉可能是“老鼠湾那边出事儿了”。“老鼠湾”是义昌村叫大桥那片地方的土地名。荆建伟赶紧掏出手机来报警,他拨通了渑池县洪阳镇派出所的电话。十分钟后,他在家门口等来了派出所的三位民警,他带着民警赶紧往“老鼠湾”走。

路上到处都是爆炸产生的碎屑,胳膊粗的烟火筒随处可见,有些彩色的碎片落在地上,捡起来一看却发现是铁皮。在离现场一百米的空地上有一辆小轿车的底盘,这是爆炸崩到那里的,后来荆建伟看到有人来处理现场,那个底盘六个人都抬不起来。

穿过一片树林,荆建伟到了现场。当时,已经能听到呻吟和呼救的声音,身旁的警察见状也惊呆了。“天啊,桥塌了。”民警喊了一声,赶紧拿出电话向上级汇报,请求支援。

荆建伟看到拍扁在桥面上的共有8辆车,都是四轮朝天,其中6辆大货车,2辆小轿车,其中有一辆大货车装载的是22辆轿车,这些崭新的轿车也均被损毁。现场呛鼻的火药味夹杂着哭喊声,让荆建伟觉得极度难过,他抬头看到近处的树杈上还挂着沾满血迹的衣服碎片。他赶紧上前救人。

“有个人被我们从驾驶舱抬出来的时候,鼻子都没有了,脸上一片血肉模糊。他请我们给他家里打个电话,结果电话刚通人就不行了。”伤者晕厥后,村民告诉他的家人出事儿。

陈福生在爆炸后,反应过来,他赶紧下车去看。看到桥和车都坠落到了谷地里,就赶紧往下跑。他找到了程刚生,程在驾驶室被卡住,在当地一名七十多岁的村民帮助下,把程刚生抬了出来。他看到姐夫冯俊科已经不动了。

之后,临近的交警、医院救护车、部队官兵迅速赶到展开救援。将现场的人驱散,以防止发生危险。义昌村的村民开始回家,准备了一些饭菜送到现场,给救援人员吃。但据几位现场的司机回忆,爆炸后也有少数人根本不救人,而是在现场搜集钱物,将散落的名酒等货品提走。

大雾逐渐散去,事故现场却一直笼罩在悲伤之中。伤者和尸体不时被发现,陈福生的姐夫冯俊科被抬出时因伤势过重已经去世了。侯全林赶到桥下时,他发现自己车的车头和车身已经分离,侄子侯艳新已经没有了气息,这个小伙子才24岁。

事故现场被确认的就有6人死亡,新的死伤者仍在扭曲的车体中被发现。伤者被送往离事故现场最近的义马市人民医院和义煤集团总医院救治。

肖建敏摔下桥后,意识仍是清醒的,他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浑身无力。他叫着同车的赵铭名字,赵铭脸色苍白地答应着他,之后,赵铭将他从车内拉出,村民也在此后将赵铭的女朋友闪闪救出。



(何籽/图)

超载的高速路

河南省包括连霍高速河南段在内的多条高速公路,在建设中均存在已被严格禁止的违法转包现象。而南方周末记者所获得的一份报告显示,连霍高速河南段此前多处出现开裂、混凝土脱离现象。

程刚生被送往义煤集团总医院救治,但由于全身四处骨折,内脏受损,他一度病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抢救,后来又转院义马市人民医院。伤势过重的人员终因抢救无效逝去,死亡人数上升到13人。

2月3日,义昌大桥爆炸坍塌事故被官方定性为涉嫌严重违法生产、违法装载、违法运输引起的重大责任事故。随着调查的深入,宏盛花炮制造有限公司和石家庄市开发区凯达运输有限公司违反《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道路运输危险货物运输管理规定》等问题被提出。当事企业和车主未取得危险货物运输资质和驾驶员、押运员从业资格,未使用危险货物专用运输车辆承运烟花爆竹等违法事实也一一被公布。

但这仍不能解释石彦飞驾驶的车辆为何能违规拉着危险品奔驰两省数百公里。按照交通部修订的《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规定,道路运输管理人员在货运站、货物集散地就有监督检查的义务。另外,根据管理需要,管理人员还可以在路口实施监督检查。但法定的关卡,并没有阻止危险车辆上路。之后警方宣布拘留生产企业和运输企业的四名嫌疑人,又在河南信阳逮捕了肇事车辆的收货人唐振生。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检索发现,危险品运输多数依靠企业自行申请资格审批,道路管理责任则相对模糊。道路安全法规定,载运爆炸物品、易燃易爆化学物品以及剧毒、放射性等危险物品的车辆,不得进入高速公路。确需进入高速公路行驶的,必须经公安机关批准。目前仅有河北省公安厅规定,凡是途经高速公路运输烟花爆竹的,应提前两天主动向始入站口所属的高速交警支队报告。

而进入高速公路之后,危险品遭遇的检查则极为有限。临近年关,车流量增加,检查落实并不现实。

但我国高速公路提供的服务仍相对不足,2月1日连霍高速三门峡段的拥堵也是事故的原因之一。2月1日8时20分,三门峡市气象台曾发布大雾橙色预警信号。但进入连霍高速三门峡段的车流并没有得到有效疏导。而事实上,作为东西的公路交通大动脉,连霍高速早已经超载运行。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三门峡分公司《2012年连霍高速公路三门峡段路面养护专项工程立项报告》显示,连霍高速公路洛阳至三门峡工程可行性报告预期2001年的汽车交通量为12523辆/日,15年道路设计年限内综合平均交通量增长率为7.36%。根据该公司实际测试,2008年年平均日交通量为18410辆/日,平均增长率为12.5%。实际交通量的增长是预期的2倍。

爆炸发生后,外界多质疑义昌大桥的建筑质量,截至目前,并无直接证据显示该桥的质量存在重大缺陷。但公开的资料显示,河南省包括连霍高速河南段在内的多条高速公路,在建设中均存在已被严格禁止的违法转包现象。而南方周末记者所获得上述报告显示,连霍高速河南段此前多处出现开裂、混凝土脱离现象。

2月4日,义昌大桥事故现场的勘察搜救工作已经结束。之后,在进行了加固措施之后,义昌大桥北半幅开始通车。根据善后工作的通报,部分死者的遗体已经在当地火化,每位死者将获得40万元的赔偿。程刚生的伤势有所好转,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期。

冯俊科去世后,陈福生忍泪离开了现场前往天津。2月5日,他已经按期交货。他准备马上折回渑池县,到义昌大桥下烧纸祭奠他的姐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