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24|回复: 0

唐师曾:亲历文革,复制文革,克隆文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3-2013 15: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30827唐师曾:亲历文革,复制文革,克隆文革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3-08-28 20:44:35)

      15:08,濮存昕突然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文革照片。我说抄家时才5岁,还没摄影包沉呢!摄影至今在内地仍附庸美术,不化妆不PS不肯见人。当时普通人哪有照相机?即使有,谁敢拍打、砸、抢呀!一经发现可不仅是砸相机,除非拍照者身份特殊且胆大包天!如——“红色新闻兵”李振盛。李振盛是新华社记者韩居策的同班同学,都是莫斯科共产国际叶华(东德人、毛泽东好友诗人萧三之妻、新华社摄影记者)的好学生。我问小濮到底想干什么?小濮说人艺让杨立新重导《小井胡同》,剧组年轻人对文革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演。

     小井胡同位于什刹海前海、后海之间的前井胡同东侧并与其平行,平面图呈“U”形,链接南官房胡同中端到北官房胡同西端。溥仪的妹妹就住在前井、小井交汇处,门口几棵老槐树,一个大口径公用水龙头,对门是“送牛奶的”老宋。

    溥杰从东北战犯监狱特赦出来,就挤在他妹妹家苟且度日。后分到香山植物园,与我小叔唐振緇一起管温室,每周结伴坐11(现改111)路电车、332路换333路去西郊。

    1994年,于是之题名的“五福茶艺”在鼓楼前开业,老板娘是人艺院长谭宗尧的千金谭波。老鸭正从中东回国,被当成海湾战争英雄,滥竽充数陪南官房的小瑞子冒充贵宾捧场剪裁。小瑞大名爱新觉罗·毓喦,是溥仪的过继儿子。溥仪J8自幼被仇恨西太后的宫女野蛮使用,操纵过度,功能废了,“不走水路走旱路”,只好过继小瑞为储君。小瑞外号大头,文革扫南北官房、大小金丝、什刹海银锭桥。

    《小井胡同》编剧李龙云,1981年5月发表于《剧本》;1985年2月北京人艺首演。全剧共5幕,描写北京一条胡同从40年代末到粉碎“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普通人民的辛酸生活。以冷峻目光对荒诞年代无情嘲讽,对老百姓充满同情,表现普通人民的质朴、善良、倔强、自尊、无奈和逆来顺受。

     听罢小濮来意,我说容我问一下后海杨司令。杨司令喜欢照相,是第一批红卫兵,还当过“联动司令”,与解放军持械对峙,抢过彭德怀、冲过公安部,关过一次炮儿局、两次半步桥监狱、上山下乡后赴青海果洛当骑兵。与毛泽东、江青、林彪、周恩来……有过直接接触。

     打电话问“杨司令”,说小濮请他到人艺给孩子们讲讲文革,不知可否?司令反问光说行吗?我说当然不行,还惦记让小濮“搂一眼”——您的绝版照片呢!杨司令答应用U拷一版,强调“只许观摩,不能复制,不许翻拍!”

    “杨司令”这批胶卷来路奇特,是当年他在38军当参谋时偶然所得。得到胶卷当天,他就命令同在38军当战士的王文澜(王文澜2013年8月19日在山西朔州坚称,自己当时已经不是战士,是干事)冲洗放大。放完这批照片,胶卷就神秘失踪。当初接触过胶卷的王文澜,后来是中国日报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回忆,他肯定还给杨冀平了。

     杨司令是官讳,是我军“正军职”少将,38军出身,当过天津警备司令、重庆警备司令。私底下我叫他“冀平”,他叫我“鸭子”,是我超过50年的什刹海邻居。

     在我党的英明领导下,战无不胜的解放军始终是新中国昂首挺胸的脊梁骨。文革伊始,连伟大领袖毛主席,都屈尊亲自扮妆成解放军,“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红旗指处乌云散,解放区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

     红卫兵所向披靡、见谁灭谁,就是不敢惹解放军。都梁《血色浪漫》里头号顽主钟跃民平时一身“将校尼”,一条制式板儿带,见谁抽谁,唯独拜见孙俪她爸(军区司令),特意换上一件“棉猴儿”装孙子。——山寨版碰上打过仗的硬货了!

     现实中的杨司令他爸上将杨勇,正是文革开始时的北京军区司令——统辖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的所有共军。一般分局、派出所,碰上冀平都绕着走。1938年红军卓木雕危局,杨勇拔出腰间的盒子炮,挡在毛泽东前面,吧拍马舞枪的李德和毛泽东隔开,掩护毛泽东跟中央红军逃离张国焘红四方面军的地盘。

     电话未毕,杨司令说他已经出发,命我跑步“老地方”集合。我赤身露体边往511衬衣里钻边拎起1DX往外跑。刚过恭王府大门,电话说他老兄已经开过十三中了。

     杨冀平冰雪聪明,6岁把他爸的猎枪拖到什刹海,一枪打下7只乌鸦。可杨家将自古不愿念书,初一四中、初二101、初三就沦落到矿院附中了。就在沦落矿院蹉跎岁月的悲惨年代,伟大领袖登高一呼,杨冀平紧跟北大附、清华附,创建了矿院附红卫兵。由于老爷子杨勇与毛泽东的特殊关系,杨冀平的“中学老兵”文革之初具有御林军的功效。

好多年前,开来请我翻拍旧照。这块“薄一波皮”放在他们家客厅的一个镜框里,皮肤核心部分用胶带纸固定在白纸板上,破损的边缘参差不齐,还要大些。边上是一个信封,她说这块皮原来装在这个信封里,是红卫兵打薄一波时从身上撕下来的。新闻记者不是法医,我没有量这块皮大小的习惯。只是不变动现场的规则下,Candid而已。右下脚是原来装这张皮的中共中央办公厅标准信封,上面有钢笔字“文革遗物”。
文革时被揭下的人皮.jpg
   2006年,什刹海前海,V8大吉普“和平鸭”前,瓜瓜拿着老鸭签名的刚出版的《我的诺曼底》,讨论反法西斯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结束60周年。内有老鸭《独家专访隆美尔儿子》、《集中营之母——达濠》、《自由摄影师卡帕和纳粹宣传家瑞芬淑丹》、《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陆军上校施陶芬贝格伯爵刺杀希特勒》……等,长江文艺出版社一版一印20万册。


更多照片不宜网络公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