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3|回复: 0

大焕视界: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30-2014 16: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焕视界: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
2014年8月30日 01:34 新浪博客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当一个人的才华支撑不起他的野心和欲望的时候,他的人生就是悲剧。当社会的智慧和理性支撑不起它的正义感泛滥的时候,法律和自由的边界就有陷于崩溃的危险。



大焕视界: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



童大焕—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2014年8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SPAN>后会无期>与韩寒现象》,借着批评韩寒电影《后会无期》,把两年前对韩寒展开的群众大批判重演了一遍,再一次将两年前的方韩之争搅起一池浑水。

在当下中国,如果你想朋友反目、父子成仇、夫妻闹离婚,最简单的办法之一就是谁也不肯让步地争论三件事中的一件事:狗肉该不该吃、运狗车可不可以拦?韩寒有没有代笔?转基因食物能不能吃?

最近,山东招远麦当劳店内全能神教徒公开杀人案正在审判,借用一位专栏作者的文章标题是“到处都是充满正义感的愚蠢”,哦,不仅仅是愚蠢,而应该是“到处都是充满正义感的愚蠢和残暴”!因为愚蠢,只要自以为正义和真理在手,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实施一切残暴与恶行。只要“认为”对方是“邪灵”,就可以逼其自证清白甚至置之于死地!在上述三件事情上,当下国人表现得淋漓尽致。某种程度上我们完全可以说,山东招远案就是当下中国的一个缩影,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山东招远。而贯穿其中的精神逻辑就是,我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全能神”。

两年多前的韩寒“代笔”之争,一开始我只是视为闹剧,但随着越来越多相当知名的知识界人士介入并且同样陷入混乱和自我混乱,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于是专门写成了一部十多万字的小书《灵魂的尖叫——方韩大战中的方法论启蒙》。在这本小书里,我开宗明义地写道: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落后首先表现为精英的落后,精英的落后又首先表现为思维方式、思维能力的落后和人格与行为底线的丧失。

“不要以为这本书和你无关!卑鄙的手段决不可能达到高尚的目的,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魔鬼,每个人都有可能随时要面对他人心中的魔鬼!今天的多数中国人,除了荷尔蒙过剩之外,在智力上几乎是一群傻瓜,在道德和人格上几乎是一群魔鬼!

“硝烟弥漫的方韩大战是当代中国一道格外的文化和心灵风景线,其中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随着争论的持续,两个‘阵营’各自的‘内部’都不约而同地发生了分裂,一些价值观高度相同、性情相投、彼此出身经历大同小异的同道和朋友,在这个问题上针锋相对甚至水火不容!

“其间的差别和纷争,当然不是理想、目的和价值观的差别和纷争,而是逻辑、手段、方法论之争!方韩大战的真正价值就在这里!作者对谁是谁非谁对谁错没有兴趣,兴趣在于我们的方法、路径和底线到底在哪里?古今中外,由于缺乏正确的方法和路径,做人做事只管目的不顾底线,无数的人都曾经走向或者正在走向自己美好目的的反面!

“这正是本书的价值所在,一切纷争最终都会烟消云散,方法论的价值却万古如新!”

成书近两年来,这本小书“阅尽人间无数”,走过许多出版机构,至今待字闺中。不出版的理由不外乎几个:方舟子明显是自由派的打手;方舟子难缠;销量预期不好;过时效了;支持方舟子打假。等等。其实依我看,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是非难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知识不够智慧缺乏的大时代背景下,这个社会还缺乏基本的“底线共识”。而这本小书,批判的正是这样一种“每个人心中的魔鬼”,戳中的正是时代最痛点。

两年多以后再回顾“方韩之争”,会发现许多人一门心思“向正义目标进发”,却根本就忘了最初出发的原点!方韩之争,一开始并不是方舟子和韩寒之争,而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麦田通过搜罗很多“证据”,苦心孤诣形成了“证据链”,于2012年1月15日12:13:39在自己的新浪博客发表长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第二天午间就被作家马伯庸《从<</SPAN>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剥了个体无完肤。思维方式和思维能力性命攸关!你费劲扒拉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搜集了无数资料,整理了无数“证据”,人家气定神闲坐电脑前一晚上就把你全部解构!不出三天,18日麦田就缴械投降,通过微博向韩寒、韩寒的父亲韩仁均等人致歉,称对韩寒的质疑证据不足。其中当年新概念大赛的评委之一李其纲不接受道歉,并写出了至今挂在博客上的《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韩寒少年气盛,在接受道歉的同时,没忘了顺便讽刺一下当初表示支持麦田的方舟子。方舟子老虎屁股摸不得,一跳三丈高,立即开始对韩寒打假,从此,以前没读过韩寒作品的方舟子拿着放大镜找韩寒的“语言指纹”,“打假”大幕正式拉开。

一个社会正常的控辩原则,是控方提出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被控方有罪错;或者辩方提出足够的证据和理由证明指控不成立。控方主动指控,被控方被动应诉。我的小书因此也是从控方提出的各种“证据”入手,分析其逻辑和“证据”是否成立,堕入了怎样的逻辑陷阱和人性黑暗。但是在“方韩大战”中,这样的控辩法则被完全抛弃。控方先说你A处代笔,辩方说A处没问题;他就再找B处,依此类推,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甚至要求你自证清白!你跟他说文章,他说你是代笔;你跟他说证据,他跟你说推理;你跟他打官司,他说我不理判决只管继续质疑而且质疑是天赋人权!

以前因种种原因不喜欢韩寒的、迷信方舟子的、因为看了“韩三篇”觉得韩寒“叛变”而气不打一处来的,几路大军一起加入方舟子的倒寒大合唱。殊不知,每个人都掉进了方舟子先入为主的首因陷阱——此后的一切质疑,都是先有结论再找事实,疑邻盗斧越看越像。及至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赵鼎新教授发表被倒寒派视为救命稻草“重磅炸弹”的《论方韩之争》,质疑闹剧已经彻底地变成了目的正义取代程序正义的流氓的盛宴!在这篇长达8300余字的文章里,赵鼎新6千多字都在论证“打假”和“诚信”的重要性(这个问题毫无疑问非常重要),但只有2057字在谈证据,而其列出的5条证据,全部来自方舟子一方,每一条都有巨大的疑问空间,合起来甚至自相矛盾。换句话说,这篇“重磅炸弹”不是在论证控方5条“证据”的真实有效性,而是利用这5条漏洞百出(关于漏洞我另有文章分析)的“证据”,强调对韩寒“打假”的重要性、正当性、正义性!这篇文章正好成了整个质疑过程的最真实写照:只要出发点是好的,程序正义与否,真相到底如何,被放到了可有可无的位置上!一篇文本完全不合格的文章,因为作者的身份,被质疑方当成救命稻草一样的“重磅炸弹”!甚至于有不少原本不明就里的读者,因为方舟子和赵鼎新的质疑而毫不犹豫地照搬了他们的结论!

经得起任何推敲和质疑的东西才能称之为证据。但在质疑韩寒代笔事件中,很多人把自己无力识别的材料、不符合自己习惯和经验的都称为证伪的证据甚至“铁证”。无可辩驳的证据不够,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正义目的)凑。赵鼎新文章是中国知识界思考能力为零、逻辑混乱的典型。一个堪称规律的现象是:人至蠢则无敌。越是愚蠢、越讲不出道理的,目的往往越崇高,声音往往越大。有人说,他/她不是仇恨韩寒,而是鄙视这个骗子。是啊,骗子固然可恶,但前提是你要有难以推翻的证据证明他就是一个骗子。没有证据,你说骗子再可恶,轻则大战风车,重则指鹿为马滥杀无辜。著名政治学者吴稼祥甚至能从韩寒成名看到国亡无日。他在2014年8月25日08:01的新浪微博中写道:“【观沧海002:我为何在意韩寒案】韩寒事件是18大前10年统治状况的一个切片,胡10年,是否是一个恶性肿瘤,解剖下韩案就能得到答案:假如一个学习障碍者,通过一个作弊的作文比赛,就可以逃过高考;又通过商业包装,就可比肩鲁迅;再通过政治招安,背书肮脏派系利益,就可以‘领袖’,则国亡之日可待。”呃,一个父亲命运坎坷、家无任何关系和背景的大城市郊区小镇青年,突然要为一个国家的兴亡背书了!

对于“政治招安”说,吴稼祥接着补充道:“韩案,是令狐阉党指鹿为马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它对公知进行战备动员并统一作战的一个成功测试,或者说军事演习。”“是培植公知诱导舆论的大计划的一部分。”有人问吴稼祥“对方舟子有啥看法?”吴稼祥回复说:“那是同一个剧团的另一个演员。”

这要多么强大的神逻辑才能包装出如此“严丝密合表里如一”自相矛盾的结论!既要捧红一个韩寒来指鹿为马,又要抬出方黑来黑韩!疯子看别人是疯子,傻瓜看别人都是傻瓜,指鹿为马者常指别人指鹿为马。

试问:韩寒1999年就得了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胡温十年正式主政是2003年起;不入主流教育体系就是学习障碍者吗?写出“韩三篇”就是韩寒被招安了吗?韩寒的新概念一等奖有足够证据证明是作弊所得吗?既是学习障碍者又能通过商业包装比肩鲁迅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写出“韩三篇”就是背书肮脏派系利益吗?很多人根本读不懂韩三篇,我个人看它就很好,比很多把民主当成救治专制病药方的专业学者还好还专业。太多人不知民主必须以自由为前提,不知自由条件下的民主为何物。中国有太多徒有其名的学者只会空洞的宏大叙事不懂基本的点滴建设。甚至把主张点滴建设的都视为异端必欲除之而后快。韩寒2009年就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2011年底才写出你眼里接受“政治招安”的“韩三篇”,怎么成了“政治招安”然后“领袖”?这不是颠倒历史和黑白吗?

短短一百余字,非我族类必欲诛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论是非只论利害,逻辑混乱黑白颠倒,比比皆是。这一切做起来又是多么理直气壮得心应手,只因为目的被包装得无比高尚!从赵鼎新皇皇八千多字长文、吴稼祥短短139字微博,你中了这样的“目的圈套”了吗?

有人很认真地用表格形式整理出《韩仁均打酱油记》,揭示韩寒父亲韩仁均在韩寒出生和出道前用“韩寒”笔名发表过作品,就断言韩寒就是韩仁均、韩仁均就是韩寒,韩寒少年成年以后的作品也都是韩仁均代笔所为。这个逻辑显然是不成立的。若按此逻辑,是否也可以判定韩寒根本就是他自己生的自己?说韩仁均的作品以“少年天才”韩寒的名字包装从而暴得大名大利,但其实判断韩仁均和韩寒作品的区别,只要两个大判断:一是题材,二是语言风格。少年故作深沉易,掉掉书袋翻翻故纸堆庶几可乱真;老者还童叛逆难,装嫩往往怎么也四不像。最最难装的是心性。韩寒的为人为文,正是在“不装”二字加上机智上征服了时代。不信,用30个亿元级的机构、用千万支笔杆子代笔,也包装不出另一个韩寒来!多少人、多少机构挖空心思想包装、打造出一个韩寒来,可惜韩寒只有一个!思想可以相同,但是题材和语言风格最难模仿。不信用韩寒的名字重新全面包装一下韩仁均的作品,看看会不会受到市场欢迎?

韩寒早期的少年成名作《三重门》有没有父亲指导甚至润色的成分,你不知道,我不知道,只有他们和上帝知道。我们只能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不能仅凭推理和猜测给人下结论。他们愿不愿意告诉大众,是他们的自由;买他《三重门》的读者关心不关心这本书是怎么生产的,是读者的自由;读者买不买,也是读者的自由。

有人说韩寒通过作弊获得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进而成名成功。但一方面,正如马伯庸文章以及麦田道歉所揭示的,没有过硬证据表明韩寒作弊;另一方面,获得新概念作文一等奖的,一至七届就一共有303位得主,后来真正成名成功者凤毛麟角,我知道的只有韩寒、郭敬明和任晓雯。韩寒日后的市场成功,自有他的天份与努力在。包装也好,炒作也好,自己得先是那块料。否则,扶不起的阿斗上不了墙的烂泥,怎么都白搭。

很多人从最朴素的常识出发,认为倒韩派提出的几大论点,韩寒一直没有正面回应,显得韩寒可疑。韩寒既然有写作能力,为什么不能当众命题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韩寒不是没有正面回应过,甚至准备要打官司。但是方舟子明确表示,不论法院怎样判决,他照样质疑不误。方舟子的办法是你回应东,他再质疑西。无穷无尽,任何人无法应对。至于当众命题一类,更不可行,自古文无第一,更何况一群人已经先入为主抱着质疑态度等你亮相!这不是证明而是羞辱,再好的文章也可能被视为狗屎,就像读不懂韩三篇,就像用照片“透视法”测韩寒身高。一个极其客观的韩寒身高都测不清楚,更何况主观性极强的文章优劣?!为什么韩寒身高都会成谜永远量不清楚?因为他陷入了乌合之众组成的无物之阵!能够亲眼看到他测量甚至亲自拿尺子量他身高的只能是极少数人,这极少数人可以被质疑者认为是韩寒的同谋和“利益集团”——质疑者中只要有一个声音大的发出类似声音,这样的质疑就会变得“成立”!

积极应对而不是消极不理不仅浪费心情和时间精力,而且有如在狗屎堆里打滚,越滚越臭。所以最好的也是惟一明智的应对,就是像后来蒋方舟一样置之不理!韩寒永远无法自证清白。任何人都永远无法自证清白。我从来不认为也坚决不会认为韩寒是不可质疑的神和神话,我之所以反对麦田式方舟子式赵鼎新式吴稼祥式质疑,不是基于对韩的辩护,而是去看质疑、指控他的人们罗列的主要证据、事实是不是成立,方法、手段是不是合理,逻辑有没有漏洞。法律上比这要求更严格,毒树之果不可食,非法采集的证据即使能够证明嫌疑人有罪,也不能采用,必须无条件排除此证据。

麦克·高德温有一句格言:在线讨论不断变长的情况下,把用户或其言行与纳粹主义或希特勒类比的概率会趋于1。也就是说,群体性的质疑和反质疑,人们最后都会用纳粹(和文革)指控辩论对手。两年多来的方韩之争也完全一样,没有任何进步。有人说,合理怀疑、正当批评和文革大字报不同,文革有公权力介入,正当批评是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说得不错,但没有触及纳粹和文革本质。纳粹和文革的本质,是无法无天,或者说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就是法律,不经专门司法机关严格的证据论证,任何人都有权宣布对方有罪错,甚至施以私刑。而斗争双方,都同样目的高尚手段卑鄙而残忍。就像重庆沙坪坝上两队红卫兵,都举着捍卫领袖的红宝书,互相残杀,然后各自宣布胜利。不论是文争还是武斗,除了一地鸡毛一滩滩黑血,没有底线,没有共识,没有任何的进步。

方韩之争混乱无序的情形,从思想渊源上,和两千多年前赵高的指鹿为马、47年前重庆沙坪坝上的红卫兵、3个月前山东招远麦当劳店全能神案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迄今为止,那些上纲上线的指控,不论是吴稼祥的亡国论、肖鹰的反智说、赵鼎新的“没有道德与诚信,何谈治国平天下”说,抑或是一些网友一上来就先下结论“韩寒是个大骗子”,无不建立在未经证实的“怀疑”上。惟一值得庆幸的是,公权力不再是当年的红卫兵,不再采取“积极自由”的态度介入纷争,而是以消极自由的态度冷眼旁观甚至视而不见。这是文斗没有演变成武斗的基本保证。

最可笑又可悲的是,肖鹰和赵鼎新这些大名鼎鼎的教授级知识分子的文本及其最后结论。肖鹰《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标题和小标题先下结论——天才韩寒,最大丑闻;“天才韩寒”:一个辍学生假造的文化骗局;“韩寒”:一个必须清理的反智主义招牌。但是文章最后,却告诉我们韩寒是否造假,还需要“最后查证”:“我以为,清理‘天才韩寒成名史’,不仅是给历史以真相、还文坛以是非之必需,同时也是肃清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反智主义流毒,给青年以正确引导的应有之义。着眼于反腐治国,‘假造天才作家韩寒’的最后查证(大焕注:请仔细思考一下这‘最后查证’四个字,意味着它还需要“最后查证”),不仅将坐实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也当是揭开当代中国文坛腐败盖子的一个关键契机。”

赵鼎新《论方韩之争》也是小标题先下结论:方韩之争的重要性;方韩之争的特色:常识加逻辑与奇迹加信仰之间的争斗(质疑方是缘于常识加逻辑,挺寒方是缘于相信奇迹并且把韩寒当成了信仰,我只能“呵呵”——大焕注)。文章的最后是个假设:“如果一旦意识到韩寒有重大欺诈嫌疑还要继续坚持保护韩寒,并且仅凭手中所控制的一部分媒体就能对韩寒进行成功保护的话,那么中国就不是倒退到文革了,而是倒退到世界历史上都找不到的黑暗地方去了。”

肖鹰赵鼎新们,你们倒是先证明韩寒重大欺诈事实成立再说啊,先定罪再呼吁别人找证据,你们遵循的是哪个星球的文明准则呢?请你告诉我!

人类历史上一切想用流氓无赖手段抵达人间天堂的妄想和努力,最终抵达的一定是奴役与地狱。“韩寒代笔”事件不是检验中国人诚信水平的试金石,而是检验中国人思维水平和行为底线的试金石。迄今为止,“韩寒代笔”事件真相未明,但另一个更大更可怕的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今天的很多中国人,头脑仍然停留在意图伦理时代。一个只讲意图不循规律规则、不择手段、不问责任伦理的民族,奴役和贫穷就是惟一归宿。很多义愤填膺的中国人都是全知全能的“全能神”,可以不用严格的证据链,一眼看穿他人的真伪,一口咬定他人的是非!而其中,中国知识界在是非、真相、真知等问题上的不求甚解,只顾宏大叙事、毁于致命细节的致命毛病与陷阱,几乎已到了无可救药之境地。包括在民主与法治等宏大命题上,也往往以其昏昏欲使人昭昭,比如对民主概念混乱,对财产自由、市场自由前提下的“自由民主”极其陌生,热衷于“多数人代表”的激进民主,以为死磕就是法律,反对就是正义。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反对派”阶段,却自以为能够把中国带进民主、自由、法治、公平、正义的社会。

方韩大战的乱象丛生,尤其是一批急功近利知识分子的加入,让我想起托马斯•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中,对萨特、罗素、萧伯纳、杜威这些20世纪最耀眼的一批左翼知识分子在经济、社会、法律和外交领域的所作所为进行的评价,他说,知识分子在此阶段对社会发展的主要功能就一个:添乱。在方韩大战中,一些著名知识分子除了玩文字游戏,让语言的迷彩服迷惑自己和读者、给社会添乱之外,可以说没有任何贡献可言。

当下中国,是一半以上的财经类图书市场被宋鸿兵们类似《货币战争》这样的阴谋论占据的时代。阴谋论最大的问题是胡乱联系,结论先行,再寻找似是而非的证据。其最大魅力是每个人都可以在这种似是而非的“证据”面前找到极大的偷窥欲满足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道德快感。人们可以从极大的道德优越感中提升自己的幸福指数。所以阴谋论有着鸦片一样的吸引力,实质上就是精神和知识鸦片。韩寒“代笔”事件是阴谋论的大舞台,到目前为止,从中可以确认的惟一真相是:现时中国仍是一个思想力匮乏的脑残时代,越脑残,社会越喧嚣着浓得像城市灰霾一样遮天蔽日舍我其谁的正义感!用过剩的正义感取代稀缺的事实真相,混战双方都像当年的红卫兵。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当一个人的才华支撑不起他的野心和欲望的时候,他的人生就是悲剧。当社会的智慧和理性支撑不起它的正义感泛滥的时候,法律和自由的边界就有陷于崩溃的危险。

人类一点也不完美,不可能穷尽所有正义和真相。在不择手段穷极正义和真相,或者宁可牺牲一些正义和真相也要保护基本的行为底线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结果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也就是人类的法治史,是从程序正义逐渐追赶并且超越、优先于目的正义实质正义的历史。程序正义优先还是目的正义优先,是区别人类社会是野蛮社会还是文明社会的标志和分水岭。有了程序正义,不一定能够抵达一切目的正义;但没有程序正义,则一定是程序正义亡,目的正义也亡。因为,每个人都是全能神的目的正义时代,每个人都可以以目的高尚的名义宣布自己才是惟一正确的,这实际上正是真相毁弃、谬论和迷雾乌烟瘴气、人人都是睁眼瞎的时代!





后记:2014年8月25日23:28,我发了这样一条腾讯微博:“方韩之争一开始并非舟子和寒之争,而是麦田《人造韩寒》揭韩寒有假,被作家马伯庸《从<</SPAN>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剥了个体无完肤。仅三天,麦田就缴械投降,通过微博向韩寒等人致歉。韩寒在接受道歉同时讽刺了曾支持麦田的方舟子。方老虎屁股摸不得,一跳三丈高,立即开始对韩寒‘打假’。”23:50,麦田用微博公开转发形式纠正如下:“纠正一下,马伯庸的文章,对当时的我,没任何影响。他那是文人文字,小机灵一大堆,但没有风骨没有力量,不可能对我有影响。当时对我有影响的是李其纲的声明,让我以为冤枉了李其纲……n年前的事情了,多说无益,总之马伯庸对我没啥影响,你知道就可以了。”



载于香港东网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备注:香港东网在大陆偶尔能打开,看运气和耐心。在海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读者迅速飙升。)



2014年序言【良好思维能力才是决胜力——方韩大战管锥】



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方舟子、韩寒及其粉丝之间的“代笔”大战,几年不歇,清华大学教授肖鹰最近又让它死灰复燃。是到了我的《思想力才是决胜力——方韩大战中的方法论启蒙》和读者见面的时候了。成书近两年来,这本小书“阅尽人间无数”,走过许多出版机构,至今待字闺中。不出版的理由不外乎几个:方舟子明显是自由派的打手;方舟子难缠惹不起;销量预期不好;过时效了;支持方舟子打假。等等。

现在我想好了,既不谋求出版也不在网易云阅读出电子版,而是定向给那些真正有耐心读懂它的人!我相信,读懂它以后,不仅对方韩大战的是非对错会有更清晰的判断,而且对于未来判断很多人很多事,也会有更为准确的一把尺子。

方韩大战是当今中国人心灵的一份自供状,是中国社会逻辑思维能力和公民意识水平的一份自供状,是社会心理和大众传播的一份自供状和绝好标本。方韩大战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份自供状,把知识界不论左派右派激进派保守派“语言巨人行动矮子”的真相暴露无遗。

为什么方韩大战的始作俑者麦田费劲扒拉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搜集了无数资料,整理了无数“证据”指证韩寒有假,作家马伯庸气定神闲坐电脑前一晚上就把它全部解构剥了个体无完肤?!为什么不出3天,麦田就缴械投降,通过微博向韩寒、韩寒的父亲韩仁均等人致歉,称对韩寒的质疑证据不足?!

方韩大战是最检验人思维能力的智力游戏!没有良好的思维能力,人会常常走向自己美好愿望的反面、甚至成为自己唾弃和鄙视的对象——因为,如果你没有良好的方法和思维能力,你可能根本分不清是非善恶,从而陷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陷阱中还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良好思维能力和行为底线是判断人世间是非对错、决定个人视野胸襟的安身立命之本!

因为对本书的格外重视,两年多来,这本小书不断添加新内容,新添的内容大致有三篇:《2013年序言:从质疑夏健强看“自证清白”是毁灭人性和人类的地狱之门》;《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后记:从念斌案回头看方韩大战》——从一桩杀人案四次判死刑到最后无罪释放及之后的舆论追问看方韩大战。

需要认购的读者朋友,请通过银行汇款169元(童大焕中国银行卡号:45635101 0086 6775 780开户:中国银行北京塔院支行),并通过新浪、腾讯微博私信或微信我汇款人姓名、邮箱等相关信息,便于我及时发送文章。

如果用支付宝或现金存款方式支付,请千万在169元之外加减几角几分,便于识别。因为用支付宝或现金存款,在我这边除了金额之外,不呈现任何其它信息,增加核对成本、降低效率。

这十多万字的内容肯定不能给你带来直接的物质回报,但它却是人类心灵史的一次巅峰之旅,也许有助于你做一个更为明白、更为豁达大度、更有眼力的一眼洞明世理的人。



《思想力才是决胜力——方韩大战中的方法论启蒙》目录

2014年序言:良好思维能力才是决胜力——方韩大战管锥

2013年序言:从质疑夏健强看“自证清白”是毁灭人性和人类的地狱之门

2012年序言:抛开方法论一切等于零

始作俑者麦田:三天就投降的阴谋论者

“重磅炸弹”赵鼎新:目的正义取代程序正义的一枚哑弹

附一:希特勒在二战中让人热血沸腾的演讲稿

附二:韩寒:我所理解的生活

睚眦必报方舟子:将文革进行到底

韩寒困局:面对无物之阵

乌合之众:空气中弥漫着刺激的欲望

从沙利文到辛普森:质疑的自由与边界

彭晓芸:看看你的逻辑和方法论

方舟子自请入瓮

方韩大战中的过程微论

几位大学生眼里的方韩大战

尚红豆:最是无奈见盲从

王卓龙:无聊人,无聊事

张  波:我心中韩寒的“蜕变”

胡宇飞:透过赵(赵鼎新)李(李剑芒)看“方寒论战”

边晓青:从韩方之争看国人的虚真伪善

附篇:自由比民主和革命更重要,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个体自由增量便是中国进步繁荣增量(自由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

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

后记:从念斌案回头看方韩大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